棋类游戏大全

棋类游戏大全 > 文章 > 思潮 > 文艺新生

《金光大道》连载(三十五)

浩然 · 2019-09-29 · 来源:网络
收藏( 评论( 字体: / /
《金光大道》第四部(三十五)

                                  “真是胡闹”

 

 

  县妇联的干事小盛,在县委会议室门前,犹豫不决地走了两个来回,才轻轻地敲了敲那个涂着棕色油漆的独扇门。门子慢慢地打开了一道缝儿。一股如同浓雾般的香烟味,随着热气,先扑了过来。随后,才走出农村工作部的干事徐萌。这两个当年北京华北革命大学的同窗,虽然就在一个县委大院工作,三顿饭都在一个餐厅里吃,但是,每次见了面,都像久别重逢那样地亲热。许多刚从农村提拔出来的一般干部,对这一点很有些看不习惯,常常半开玩笑地说她们是“假客套”,她们却不以为然。这会儿,像往常一样,小盛又立刻拉住徐萌的手,徐萌又把一只手搭在小盛的肩上;你微笑地望着我,我微笑地望着你,亲热极了。闺蜜

徐萌低声问:“你有什么事情呀  小盛低声回答:“今天我在值班室值班。天门区芳草地来了个农民,指名要见谷县长。”             “他正在开会呀。”

“我反复给他解释。他说跟谷县长是熟人,就讲几句话。你能不能跟谷县长说一声,见不见由他。”      徐萌摇摇头:“这会儿,正副书记要做总结发言了,他能离开会场!

小盛奇怪地问:“不就是批转芳草地那个对社员进行集体主义思想教育的汇报?怎么引起这么长的一个会呀  徐萌把小盛拉到离门口远一点的地方才回答说:“开始一商量这件事儿。主要领导有点小分歧;后来找几位区委书记,还有个重点乡的总支书记一汇报,又发现了许多新问题,比芳草地露出来的那些苗头可严重多了。平原区有一个农业社,过春节的时候,连着摆了三天宴席,二百多口人一块儿吃起大锅饭…… ”小盛有些吃惊了:“真够严重的。县委通报表扬一下芳草地,对各地不是个很好的教育吗?

  徐萌摇摇头不那么简单,本来研究新问题,又把老问题给牵扯起来了。走,跟我进去,抓个空隙,你亲自跟谷县长说说,好快点儿回答那个人去。她说着,一手拉着小盛,一手轻轻地推开门扇,走进这个烟雾弥漫而又气氛紧张的会议室里。

  几名县委委员和几个区委书记,围坐在一张罩着白布的长条桌子四周;靠墙的一圈椅子上,坐的是几个县直机关的领导干部。县长谷新民坐在长桌子的西端,抽着烟,用一副强做冷静的面孔,听着书记梁海山的发言,观察着身旁每一个人的表情。正讲话的县委书记梁海山,坐在桌子的东端,两只大手扶着一只有盖儿的茶杯;态度严肃,语气坚定:

  …… 矛盾是无处不在,无时不有的。没有矛盾,就没有世界。每一个事物从它产生、发展,从始至终都贯串着矛盾,都表现着从此、一过程向另一过程的转化——旧过程的矛盾解决了,新过程的新矛盾又出现了;不断出现,不断解决,是一切事物发展的必然规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包括我们现在正在发展着的农业合作化运动这个新生事物。因此,谁要认为原有的矛盾解决了,就再不会有矛盾了,谁就是形而上学观点的迷信者。我们共产党员,特别是在座的这些领导同志,应当学会掌握唯物辩证法关于矛盾普遍性的原理,要敢于揭露矛盾,善于分析矛盾,正确地解决矛盾,按照客观规律,促进和推动新事物向前发展。而不是见了矛盾就退回原点,“实事”中求出了“不是”

  县委书记讲到这儿,故意停顿了一下,揭开茶杯的盖儿,喝了口水,又接着说:

  “春节以后,因为芳草地一份简单汇报的提醒,县委又召开了一个汇报会,进一步摸摸下边的新动向、新情况。这一摸可不要紧,好多同志大吃一惊。有的同志不懂得事物的对立统一这个最根本的法则,心里犯嘀咕:自从贯彻过渡时期总路线以后,‘中国向何处去’这个矛盾揭开了,‘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这个基本规律掌握了。互助合作运动蓬勃地展开了,因此,揭示出来的矛盾解决了。怎么又闹出这样的一大堆吓人的乱子呀?有的同志缺乏矛盾可以被认识,也可以被解决的观点和信心,好像要塌、地要陷、社会主义事业再没有活路了。这些都是错误的! 首先,我们应当正视矛盾,揭出来的一些问题,的确是严重的。这些严重问题,是农业合作化运动向前推进不可避免的。‘一化三改’嘛!不会再有问题,还改什么?第二,这是主要的,这一回汇报会,是专门找问题,不是总结成绩,不是把存在问题带个小尾巴提一下,所以就显鼻子显眼地多。大家都应当认识到,我们县农业合作化的总的形势是好的,主流是健康的。摆出问题是为了解决,不是贴门神,吓唬小鬼。我们自己也不能被矛盾吓住。这要犯错误的。什么是“实事求是”,这段讲话才是真正的实事求是。而有些人则是正好相反,他不是实事求“是”,而是实事求“不是”。面对着同样是“上了一半的山,遇到了障碍”这个“实事”,“求是”的人是要找到克服障碍的方法,继续上山;而“求不是”的人,是要返身下山,走回头路。

  谷新民继续地抽着烟,静听着,心里却有说不出来的别扭。汇报会上揭出那么多的怪现象,并不完全出于意料。因此,他自认为不属于梁海山指责的那种“大吃一惊”者,他是全县领导干部中理论水平最高的人,对矛盾论学说,是吃透了的人。他当然能够正视矛盾,又敢于揭示矛盾。因此,他同样认为自己不属于梁海山指责的那种“缺乏信心”、以为“没有活路”的悲观主义者。他觉得,梁海山大唱“总的形势是好的。“主流是健康的。这些调子,实际是在掩盖和回避矛盾。这样下去的危险性,比“大吃一惊”和“缺乏信心”要可怕的多。前者,会导致一时地蛮干下去。闯出大乱子;后者,则会产生慎重的思想,找出能稳住当前混乱局面的正确方法。谷新民认识到,他跟梁海山又产生了新的分歧。但是,他不愿在这样的会公开化,再跟梁海山争论下去。可是,不争论,又不能说服梁海山:梁海山不被说服,全县的农业合作化运动面临的危机,就不能得到正确解决。这是谷新民县长面临的一个很大矛盾,也是他当前的最大苦恼!可惜谷县长的位置还不够高啊!做不到“不争论”啊。

他面色冷静,而又内心苦恼地环视一下周围的人,目光落在刚走进会议室,坐在门口的小盛身上。他见小盛朝他欠了欠身子,就探着头小声问:“你找我吗  

小盛赶紧走过来,附在他耳边回答:“芳草地的一个姓邓的农民,一定要见您。”

  谷新民说:“有什么事情,你们处理一下嘛。”

  小盛说:“看他那样子很着急,要求当面跟您谈。因为芳草地是县委的典型村,我怕误了大事,就来问问您…… ”

  谷新民想了想说:“你先让他在接待室等我一下,给他沏杯茶喝。”

  小盛答应一声,就走出去了。  这当儿,梁海山已经向全场的领导干部们谈他的今后意见了:

  “我建议,春耕大忙之前,召开一个专门研究巩固、发展互助合作组织的会议,总结交流一下经验、教训,不光要给农作物产量订指标,对社员和干部的思想教育工作,也要订指标。这个会,由农村工作部具体筹备。大家的意见怎么样梁海山难道不是采取措施了吗?  许多人立刻表态:“同意。”  “这个会最好准备得充分一点,能解决问题。

   梁海山又问谷新民:“老谷,你看行不行  谷新民说:可以。不过,如今的当务之急,是到处已经发生,又正在发生的严重问题,怎么得到及时解决。

  梁海山说:“我的意见,先把这个汇报会上反映出来的情况印个综合性的通报,对基层的干部提醒一下。再附上芳草地支部的汇报和朱铁汉同志写的几句话,对基层的干部启发一下。我们应当相信,大多数基层干部,被提醒以后,对当前出现的问题,会有正确认识。他们受到启发以后,会创造出更多更好地解决矛盾的办法。这样,既可以使一些不良现象得到一定的扭转,让干部在实践中自己教育自己,自己提高自己。又为我们的那个大会丰富了新的内容,保证把会议开好。我们要召开的那个会议,目的不是让大伙儿凑到县里来摆困难,而是帮助大伙解决困难;开完了会,思想亮了,信心足了,办法有了,回去以后,把互助合作组再推进一步。那么,解决困难的办法从哪儿来呢?不能光靠农村工作部的几个秀才,坐在办公室里写那么几条条,得靠咱们县委领导,把基层干部发动起来,让他们自己解决困难。咱们再把他们解决困难时候创造的好办法吸收、集中、提高,到开会的时候再交给大伙讨论、完善,然后带到实际工作里边去。这样的办法,才能够真正地解决困难问题。不知道我这个想法是不是过于乐观了,大家再议一议吧。调动一线干部群众的积极性,调动面对实际工作的基层干部的积极性。这就是毛主席的“一切依靠群众”的思想。

  在几个同志对梁海山的意见作表态发言的时候,谷新民把手里的烟头按在烟灰盒里,站起身,把披着的大衣拉了拉,走出会议室。

  初春的傍晚,微风中还带着很强的冷气。

在屋子里闷坐了一午的谷新民,头脑倒觉着为之一爽。他一边走,一边猜测芳草地的什么人来找他,又为什么事情来找他。当谷新民随着农业合作化群众运动的洪流,被卷到一九五四年普选运动之后,他便摆脱了那种思想徘徊的状况。他认识到中国农村在现有条件下,需要搞合作化,也是可以搞农业合作化的。因此,他对芳草地,以及对芳草地的带头人高大泉的态度,都相应地变化了。他把芳草地当成了全县的典型村,开始关心这个曾经被他冷待过的村庄。他把高大泉当成了先进的模范人物,开始喜欢这个曾被他打击、压制过的基层干部。这次汇报会之前,他到几个区走了走,都是专门为解决那里的新问题去的;汇报会上,各区的干部又那么一摊一摆,越发证明全县的农业合作化运动已经闹出了不少的乱子,甚至已经到了分危险的境地。如果不得到及时而又适当的解决,就会恶化到一团糟的地步。谷新民对这种形势优虑的同时,心里又暗暗地希望着芳草地这个典型村能够稳住阵脚。如果说,当他在前几天突然间见到芳草地党支部那份简报有些不以为然的话,那么,通过对全县备处“乱子”的发现,他反而产生另一种认识,觉得高大泉这个人,对事情还是很敏感的。当今一个关键问题,是如何对待已经摆在面前的混乱现象。谷新民最担心高大泉会像梁海山一样把问题严重性估计过低,而忽视有可能发生极坏的后果。芳草地来了人,他正好问问情况,再捎个口信对他们“提醒”一下,“启发”一下。

邓久宽正在接待室里脸贴着玻璃门朝外张望,太阳已经落了山。拉脚的事还没有着落,他急着要找到谷新民,想求县长,帮他解决眼前的难处。小算盘秦富往县政府走的路上,多了个心眼儿,让邓久宽一个人进来找谷新民,他留在大门外面等候。邓久宽也有几分惦着他,

 谷新民同样隔着口的玻璃就认出了邓久宽。尽管不分熟悉,但谷新民知道,邓久宽是当年村里最穷困的一户,是高大泉的积极支持者,是全天门区第一个农业社的创始人之一,是生产队长。他推开门,跟邓久宽热烈握手久宽同志,过年好哇  “好,好,好。谷县长,您过的好吗  邓久宽冲着谷新民咧着嘴巴笑,伸手接过谷县长递过来的香烟。县长不仅认识他,马上就能叫出名子,而且这么热乎,使他感到无尚的光彩。

  谷新民急切地问:“我又两个月没到芳草地去了,村里、社里,最近没有发生什么情况吧  邓久宽皱皱眉头,咧咧嘴巴,说:“别提啦。本来处处挺遂心,谁想到,大泉他们几个,没事找事儿呀! ”

  谷新民立刻感到邓久宽是带着不满情绪来的,担心地问:“哈哈,没事找事吗?找什么事啦  邓久宽本来压着一肚子怨气,让冯少怀的三杯水酒和谷新民这股热乎劲儿又勾引起来了。他说:“您想想,当初我们没死没活地跟着搞互助组、农业社,还不是为了过个美日子吗?可好,过春节啦,想吃个猪头,就不行。瞧他们那个折腾劲儿。真让人不痛快! 

  谷新民解释说:“如今农民虽然日子比过去宽裕了,底子还是不厚,节约一些也是对的。 

  邓久宽说:“啥叫节约?节约就是省着、攒着,让社员多分点儿,对吧?他们又瞎折腾,硬是压土地股子分红…… ”“什么叫压土地股子分红  “去年是地六劳四,今年一下子改成地四劳六,三沟减了一沟!

  “什么时候改的  “就前天呗! 

  “没跟大伙商量  “倒是开个社员会。”

  “社员都赞成吗  “赞成?反正我不赞成,不赞成有啥办法?他们就像抡着大锤子,往人身上楔钉子一样,谁有劲儿顶得住?压土地股子还不够,还硬拉没地的户入社。东方红农业社打了多年江山,就像一碗酱一样,都来伸手蘸,张嘴吃现成的。这样七扣八扣,再来个七蘸八蘸,我们老社员不等于白给别人干了好几年吗?往后还得白吗?这能让人痛快  “唔…… ”

  “唉,大泉这个人哪,不知要干啥,光闹新鲜样儿的,让人摸不准他的脉窝,把人弄得心神不安! 

  “你们是老伙计了,有什么意见,不要闷在心里,当面给他提提嘛…… 

“唉,谷县长,我这拙嘴笨腮的,您还不知道?我能说动他? 

“你是老社员,要发挥积极的作用…… ”

  “什么老社员,越来越不值钱了!他们压我,欺负我,把我当成仇一样!让人伤心哪! 照这样下去,秦富讲话,非得垮台倒牌子不可! 

  “东方红农业社垮台可不行。你们往区、县交待不了,县里往省里也交待不了。

  “要那样。县里领导得管着他们点儿。那土地股子不能再降了。还有搞运输的事儿。对啦,我就是为这事来找你的…… ”“搞运输又遇到什么困难  “困难倒没有遇上,是我们那头头要找困难往自己脑袋上扣。大泉通知人家货物站,东方红农业社从今以后不拉脚了……” 

  谷新民打个征:“不会吧  邓久宽肯定地说:“我们今个来拉脚,就碰了钉子。谷县长,您得想想办法,不能让我们放空车跑回去呀! 

  谷新民站起身,说,“你先等等,我让值班室问是怎么回事。”他说着,匆忙地走出接待室。

  小盛正好抱着一大卷报纸从值班室出来。

  谷新民对她说:小盛,你马上给货物站打个电话,一下,芳草地跑运输的事情。他们的合同是我一九五三年冬天亲自帮助签订的,不能随便改动。如果货物少,减别处的,也要满足东方红农业社—— 那是县里的典型社。

  小盛答应一声又说:“谷县长,这里有您一封急件,是从梨花渡乡送来的。”她说着,从报纸卷里抽出一封信,递给了谷新民,就转回值班室。

  谷新民接过信,立刻就打开。

  这是梨花渡乡总支书记刘维给谷新民写来的一个小报告。普选运动以后,谷新民特意把自己的警卫员安排到管辖芳草地的梨花渡乡,一方面是想让王友清照看和帮助他,另一方面。也想让他充当自己耳目,注意芳草地的动向,经常汇报一些最直接的材料,以便县领导更好地掌握这个典型。这一年的光景,机灵的刘维做的蛮不错,使谷新民分满意。

谷新民把这封刚到的信才看了一半,脸色就变了,以至从值班室出来的小盛一眼就发现谷新民突然出现的惊慌神气谷县长,是刘维写来的信吧  “对。你打电话了  “打了。他们说,是东方红农业社主动改变的合同…… ”“为什么  “东方红农业社要集中力量拉沙子改造土壤,…… ”谷新民那惊恐的脸上又增加一层怒色:“怎么能这样干呢! 邓久宽见谷新民手里捏着一封信走了回来,便迎上问 “您给我开的介绍信  谷新民说:“你先找个地方住下,我们商量商量再通知你。”邓久宽说:“您给货物站打个电话。我们装上车就能走了,还用商量  谷新民说:“这是你们自己把抓钱的门口堵死的,我怎么管    “真是大泉打电话把运输差事退掉的?您看看,我们东方红社是跑运输起家的呀。这个门路也堵上。我们还有什么发展头? 谷新民没有回答,分不满地给邓久宽提个新问题:“久宽同志,你们芳草地嚷嚷着要搞共产主义了  

邓久宽说:“我是起大早出来的,连停了搞运输的事儿都不知道。”

“墙上刷写了庆祝实现共产主义的大标语,你见到没有呢?

 邓久宽想了想说:“有,有! 

  谷新民忍不住哼了一声:“这个高大泉,真是胡闹! 邓久宽很惊奇地望着县长。拉门,气冲冲地走出去啦,不知该怎么办好。

怀着好奇心的小盛一直站在院子里,她见谷新民直奔会议室,那脚步先快后慢。她又看见谷新民在那徐色油漆独扇门外略停片刻,把手里的信叠起来,装进大衣口袋里,这才推开门扇,进了会议室。

 

 

 

                             县长的新策略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2.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3. “女权斗士”果子狸,是个什么妖魔鬼怪?
  4. 强化对非公有制的管控,不能再拖!
  5.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6. 黄金马桶与社会主义
  7. 新加坡转向,那它与台当局绝密的“星光计划”还能活多久?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0. 郭松民 | ​评女乘客进驾驶舱:不能让现代化“失压”
  1.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2. 新华社公众号,抄我的文章,还删除毛主席,那我就要说道说道了!
  3.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4.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5. 张志坤: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 ——兼议关于“澶渊之盟”的历史评价
  6. 华为8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我为什么做一个逃兵
  7.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
  8.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9. 西天取经就是一场阴谋
  10. “社会主义”四个字,该重重地敲一敲了!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低声下气、骨稣肉麻的哀求
  4.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5. 郭松民 | 残雪:令莫言遥不可及
  6.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7.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8.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孙锡良:大国,你缺点什么?
  1. 毛泽东与黄炎培交往事:体现领袖的虚怀若谷
  2.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3. 乌有之乡公告
  4. 共产党人应旗帜鲜明的投身改革!
  5. 琉球王宫被烧毁,为何中国人更该心痛?
  6.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
棋类游戏大全_单机棋牌游戏大全_安卓棋牌游戏大全 棋类游戏大全_单机棋牌游戏大全_安卓棋牌游戏大全 棋类游戏大全_单机棋牌游戏大全_安卓棋牌游戏大全 棋类游戏大全_单机棋牌游戏大全_安卓棋牌游戏大全 棋牌游戏中心_棋牌游戏中心下载_棋牌游戏中心安卓版下载 棋牌游戏中心_棋牌游戏中心下载_棋牌游戏中心安卓版下载 棋牌游戏中心_棋牌游戏中心下载_棋牌游戏中心安卓版下载 棋牌游戏中心_棋牌游戏中心下载_棋牌游戏中心安卓版下载 棋牌游戏中心_棋牌游戏中心下载_棋牌游戏中心安卓版下载 注册送88_注册送888_注册送88体验金的平台